歡迎來到期刊VIP網
期刊VIP網10年服務積淀,累計發表20萬份稿件,想要發表論文就來期刊VIP網
快捷導航
市場營銷
財務會計
金融
保險
房地產
財政稅收
審計
統計論文發表
工商企業管理
經濟學
國際貿易
酒店管理
人力資源管理
您當前的位置:期刊VIP>>論文范文>>經濟論文>>保險

試析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48小時死亡”問題研究

發布時間:2013-10-17 16:01所屬分類:保險瀏覽:1加入收藏

本文對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48小時死亡”問題進行了研究,主要從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問題的相關立法界定、利益紛爭、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

  論文摘要 本文對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48小時死亡”問題進行了研究,主要從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問題的相關立法界定、利益紛爭、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條款認定的實踐分析以及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死亡的修訂建議四個方面展開了論述。

  論文關鍵詞 工傷保險條例 立法 利益紛爭

  工傷保險條例第15條對于視同工傷的規定條款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爭議,其中的第一款即“突發疾病在48小時內死亡條款”更是引發了學界和實務界的強烈反彈。值此人保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征求意見之際,筆者通過對于該條款學理上與實務中的探討與分析,提出若干改進與修改意見,切望對于該條款的推進提供有益參考。

  一、我國當前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問題的相關立法界定

  工傷保險內容的相關修訂,經歷了1996年10月1日起試行的《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勞部發【1996】266號)(現已廢止),到2003年4月47日國務院令第375號公布的工傷保險條例,直至根據2010年12月20日《國務院關于修改<工傷保險條例>的決定》修訂的工傷保險條例。

  依據我國現行工傷保險條例中第十五條規定:職工有些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經筆者研究,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死亡”條款的前身,是根據《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勞部發【1996】266號)“第八條,職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負傷、致殘、死亡的,應當認定為工傷:第四款在生產工作的時間和區域內,由于不安全因素造成意外傷害的,或者由于工作緊張突發疾病造成死亡或經第一次搶救治療后全部喪失勞動能力的;以及第八款因公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遭受交通事故或其他意外事故造成傷害或者失蹤的,或因突發疾病造成死亡或者經第一次搶救治療后全部喪失勞動能力的”而衍生出的。

  與之相對應,上海市曾經頒布了與之相配套的補充解釋條款,依據《上海市勞動局關于本市企業職工工傷保險待遇等若干問題規定的通知》(滬勞保發(96)104號)第5條規定:“在生產工作時間和區域內,因下列原因造成工作緊張突發疾病死亡或者經第一次搶救治療后全部喪失勞動能力的:(1)企業安排職工從事禁忌從事的勞動;(2)企業安排職工加班加點時;(3)企業在正常工作時間內安排職工完成超額勞動的;(4)其他因企業原因造成職工工作緊張的。”

  隨后,我國在2003年的頒布的工傷保險條例將此兩項進行編訂,成為現行條例中“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的情形。該條款在實踐過程中引發了巨大的爭議,而2010年對于工傷保險條例的修訂卻未對此爭議條款進行相關修改。

  二、利益紛爭:工傷與非工傷認定待遇差距比較

  對于此條款,爭議最大的莫過于由與相關死亡待遇而引發的道德風險問題。工傷保險條例2010年修訂之時,正值全國上下對于同命同價死亡標準大討論之時,工亡待遇隨之水漲船高。是否能夠被認定為工傷,成為勞動者最為關注的問題。那么,認定工傷與非工傷到底區別何在差距又在何處,又為何要爭取工傷認定,筆者搜集了相關法規行進分析說明。

  對于因工死亡職工待遇,應當根據《(新)中華人民共和國工傷保險條例》(2010年),由工傷保險基金進行承擔支付以下四部分補償金:(1)喪葬補助金:6個月的統籌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2)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準為上一年度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3)供養親屬撫恤金:依據其最高標準,為因工死亡職工生前工資。(4)搶救產生相關醫療費用。

  與之相對應的,自然是大量的非工傷死亡的情形,對于非工傷死亡的相關待遇,我國立法的相關文件卻需要追溯至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政務院第七十三次政務會議通過,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政務院公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保險條例》,企業非因工死亡職工家屬可獲得待遇包括:(1)喪葬費:2個月本企業職工月均工資。(2)一次性救濟金:依據其生前供養的直系親屬數量決定。按照其最高標準,供養三人以上則為12個月死者本人工資。(3)供養直系親屬生活困難補助。(4)搶救產生醫療費用全部由死者醫療保險承擔。以上前三項為勞動保險基金(社保基金)承擔。與認定為工傷死亡的情形相比,二者間差距可以達到近40萬人民幣。

  三、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條款認定的實踐分析

  在現實操作中,對于工傷保險條例中該條款的執行,問題主要集中在三個問題上:(1)工作時間、工作崗位范圍認定。(2)死亡的認定標準。(3)48小時內外的生死界限。

  (一)對于工作時間、工作崗位范圍認定

  “工作時間”是指勞動時間,在企業、事業、機關、團體等單位中必須用來完成其所負擔工作的時間、工作時間作為法律范疇,包括:勞動者實際完成一定工作的時間:勞動者從事生產或工作的準備時間和結束時間。連續從事有害健康工作需要的間歇時間;勞動者根據行政命令從事的其他活動所需時間。而“工作崗位”是根據組織目標需要設置的具有一定工作量的單元,是職權和相應責任的統一體。“崗位”專指一定組織中承擔一定職責的員工工作的位置。

  對于工傷保險中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范圍的認定,相關司法文件均給予了相應說明,而對于突發疾病死亡這一爭議條款,很難確定突發疾病的發病時間和發病地點是否屬于工作時間工作崗位,因而引發了實踐執行認定的巨大困難。

  (二)對于死亡的認定標準

  對于死亡定義本身存在醫學爭議。醫學界分為兩種觀點,一種為心肺死亡標志 ,它從病理學角度把血液循環的停止代表心臟跳動的停止,并置于呼吸心跳(脈搏)之前的地位。這是對死亡定義從體表征象向生理病理實質的一種進步。第二種為腦死亡,由1968年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提出了腦死亡(braindeath)的新概念,引起醫學界、法學界、倫理學界的普遍重視。它是指包括大腦、小腦和腦干在內的全腦功能不可逆地停止,此時盡管有被動心跳、呼吸的存在,仍可宣告死亡。

  對于死亡的認定標準,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標準,而是將鑒定自然人死亡的權力讓渡給了醫療單位。醫療單位的醫生在具體的實踐中通常是以呼吸心跳停止,瞳孔放大,血壓低過一定的標準,并且經搶救仍然無法恢復作為死亡的標準,依據腦死亡還是心臟停止跳動認定工傷死亡標準,給工傷死亡標準留下爭議的余地。

  同時,工傷保險條例中規定的認定工傷的標準為“搶救無效死亡”。然而在認定過程中,搶救無效與放棄治療后死亡的情形間的矛盾使得搶救無效死亡在實踐中很難界定。

  (三)48小時內外的生死界限

  我國現行工傷保險條例將突發疾病死亡的情形嚴格規制于48小時之內,反向形成了一個新的矛盾區域,即“死得快算工傷,死的慢非工傷”。在認定工傷與非工傷的巨大利益差距面前,48小時的生死界限規定模糊,難以操作,時間限制近乎苛刻。非但沒有體現工傷保險的目的價值,反而容易引起社會倫理道德風險。

  對于保命抑或是保工傷,工傷維權公益律師黃樂平指出,該項規定的實施不可避免地會引發“家屬拼命埋活人——放棄治療,單位使勁救死人——對沒有生存希望的病人進行治療”。 病人家屬在利益面前會挑戰道德底線,同時會引起用人單位逆向選擇,故意拖延治療時間,躲過工傷認定。

  同命卻不同價,工傷與非工傷的待遇居然是天壤之別,對于該項條款的本身的爭議也繼而甚囂塵上。工傷認定“48小時”數字生命線成為爭議中的焦點。在此筆者認為,“48小時”死亡的視同工傷條款,根本毫無合理性。

  首先,該條款的認定根本不符合工傷認定的基本原則,即同時具備“三工”要求:工作時間、工作崗位、工作原因。工傷認定的關鍵不在于時間,而是造成傷害(死亡)的致害原因。當造成死亡的致害因素和工作有關,如因工作強度大、工作時間長、工作環境引起的。那無論搶救時間有多長,都應認定工傷。該條款也并未解決其需要解決的主要問題,即過勞死問題。

  再次,生命的價值不能用“48小時”人為的劃一條線。從經驗層面看,我國實踐中,勞動者因為“48小時”的限制性規定而獨自承受職業傷害的現象不是個案,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特別是“48小時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限制性規定(以下簡稱“48小時”),使得許多工傷保險事故得不到認定,勞動者對勞動保障部門的處理結果多有異議,增加了行政與司法在認定工傷上的矛盾與沖突,造成工傷認定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出現一定程度的背離,司法裁判的公信力面臨公眾的質疑和不滿。

  最后,從規則層面看,條款本身的模糊性、不合理性引致規則適用上的困難,對勞動者權益造成了侵害,背離了工傷保險制度設計的初衷。更為重要的是,48小時的規定不僅與工傷保險制度的設計初衷相違背,而且威脅到了勞動者的生存保障權益,容易誘致企業在勞動者工傷認定上的逆向選擇(adverseselection),更是挑戰社會道德倫理風險。

  四、對于突發疾病視同工傷“48小時”死亡的修訂建議

  筆者認為對于該爭議條款的最終解決方式建議:嚴格按照工傷原理,廢除該條款,改進原始立法文件。該條款應當被修訂為:在生產工作的時間和區域內,由于工作緊張突發疾病造成死亡或經第一次搶救治療后死亡或者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可以認定為工傷。

  對于工傷保險中認定具體問題的判斷標準,應當遵循保險原理中的近因適用原則,在本條款中也應當強調其雇主責任的原則。同時也貫徹了工傷的基本原則:“三工原則”。本條款給具體工傷經辦機構也帶來了比較大的執法困難,在證明工作緊張與突發疾病的關系上執法困難。但其作為突發疾病導致工亡的衡量標準,要比冷冰冰的48小時更為人性有效,如此規定消除了對于死亡標準的爭議和紛爭。

  對于現行突發疾病死亡“48小時”視同工傷的實踐操作建議上,對于工作崗位與發病時間應當從寬把握。隨著工作職責的變換,職工的工作崗位也并非一成不變,要視具體情況來判斷。而對于發病時間認定的條件,應當基于職工提供證據證明其發病在工作崗位,發病到死亡時間未超過48小時,無論其病癥是在家中加重最后死亡還是在醫院死亡,都可視同工傷。疾病發作的情形比較復雜,職工自身對疾病了解的程度不一,一些病癥初期發作表征并不明顯,考慮到職工具有為了單位利益帶病堅持工作的主觀意識,下班離開工作崗位后采取就診或回居住地休息,若一律以職工發病到死亡必須是在同一地點的一個連續無間斷過程來作為認定條件,不符合現實狀況。因而,在規則適用層面上,應當強調個案正義的關注,積極回應實踐的權利訴求。重視經驗法則的運用,不斷反思法律規則,不能過分強調邏輯推演而閹割現實以求削足適履之效,要出臺《條例》相關司法解釋,并對于實踐認定進行強化說明。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fsesvo.live/baoxian/9433.html

上一篇:淺析發揮失業保險促進就業的作用
下一篇:失業保險基金運行中存在的問題與對策

杀手23免费试玩